您的位置: 主页 > 放弃工程师做公益校校长:孩子读书总比在马路
织梦58广告位

放弃工程师做公益校校长:孩子读书总比在马路

  (原标题:师者|放弃工程师做公益学校校长:孩子读书总比在马路上跑好)

放弃工程师做公益校校长:孩子读书总比在马路

  燕兆时 受访者供图

  “社会上对于打工子弟有些看法,比如认为他们的行为习惯差和知识水平较低。但是这些问题不是打工子弟本身所造成的,大部分是受周围环境和后天接受的教育影响。”在北京燕京小天鹅公益学校当了8年校长,燕兆时坚信,如果有外力介入,提供一些更合格的教育,这群孩子马上就能有巨大的改变。

  舍弃工程师身份,从志愿者变成“燕校长”

  2010年前,燕兆时还是一名每周有空才去上课的志愿者,而那年的7月,老校长不堪重负,最终还是离开了学校,把装满200多个北京打工子弟的学校留给了燕兆时。就这样,舍弃18年的工程师身份,自掏腰包,志愿者“燕老师”成了全职“燕校长”。

  8年来,“小天鹅”的学生从200人增长到过500人,现在维持在300人左右;专职教师原先有将近30人,如今则有15人,位于城郊接合部打工子弟学校因种种原因时常面临关闭。对此 ,燕兆时6月27日告诉澎湃新闻,“有困难不意味着不存在,今天它风雨飘摇,以后还会风雨飘摇。我认为这个学校能活下去的唯一原因就是国家、社会和民众都需要它。让孩子上学,比让他们在大马路上乱跑好。”

  据燕兆时介绍,接手学校的第一年,自己垫了20万再加上学生的学费才撑起来,到了2012年后,陆续有一些社会捐赠,收支才逐渐持平。他说,比起最初接手学校的状态,现在自己的心态平和了很多,“(现在)更多地是看事情的本质,像教书这件事,本质是喜好、三观,技术上的东西是第二位的。”谈到8年间为了让学校“活下来”所必需面对的苦与无奈,燕兆时几乎是回避的,他更愿意谈对这群打工子弟的进行启发式教育的探讨,对他们的父母进行教育的必要,而“不稳定”“教师流失”“倒贴办学”等就成了燕兆时口中的“吃小亏”。

  他说,对打工子女的教育“实际上是足够重要的”。但燕兆时认为,社会对这件事的关注度和支持力度还比较缺乏。“对于给这些孩子以合格的教育,所有的人都觉得是应该做的,但是我周围的人,只有我妈妈支持我去做,其他的亲戚朋友他们认为,这个事情是应该做的,但为什么要你去做?”

  对此,他无奈却仍然坚定,“我不会自己主动去把这个学校关了,要不这个学校就一直存在,要不孩子都有了去向。我不可能把这事做一半。”

  “燕校长是一位非常有责任感,很务实的人。”2011年,大学毕业后不久,王庆雅来到“小天鹅”,成为为数不多的教师之一,见证了燕兆时与学校的一路风雨。“他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工作,过更好的生活,但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群体,怀着一份责任,就选择坚持下来。”王庆雅说道。

  改变父母思维方式,扭转下一代命运

  五六环以外的北京,聚集了大量的打工者、暂住者、村民。在学校教学之外,燕兆时也常在他们中间穿梭走动。8年时间,他还发现了一件“要命的事”。

  “他们(打工子弟家长)很多人其实是不了解社会的,在很多问题上的处理方式、态度不对。”燕兆时认为,家庭环境是学生成长最主要的环境之一,对孩子的后天发展至关重要。燕兆时说,农民工二代、三代的思维方式传承,如果没有外界的干预,没有人尝试改变其父母的思维方式,很多人以及他们的下一代可能根本无法扭转自己的命运。

  “说农民工、打工子弟融不进社会,不是意味着表层的东西融不进来,它有一些更为深刻的事物,包括理念、观念等。”燕兆时解释。

  对此,王庆雅有切身的感受。“小时候,我是留守儿童,而我弟弟跟着爸妈到了北京,成了打工子弟。”她同样看到,家庭的教育不可缺少。

  “所有的孩子生下来都是一样的,之后是看家庭给予什么样的教育,但这些孩子的教育不只是父母的责任,还包括社会、国家能给予什么样的教育,这决定了孩子能成长为什么样的人。”王庆雅说。

  与学校进退8年,燕兆时头上黑发快压不住白发。知天命的年龄,燕兆时也“认命了”。他笑着说道:“有一种说法,人来到这个地球是来休假的,我说我是来出差的,休假这个事情就不要考虑了。可能这就是天命,无穷无尽的事情。”

  [对话]澎湃新闻:八年来,学校的情况怎么样,有哪些变化?

织梦58广告位
上一篇:的哥穿越车流扶人 就是这样一个无意的举动却让
下一篇:【图文】如何快速判断一款车的智能驾驶技术水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