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这一刻,我听到了失败对豌豆荚的呢喃……
织梦58广告位

这一刻,我听到了失败对豌豆荚的呢喃……

这一刻,我听到了失败对豌豆荚的呢喃……

文 | 杨君君

从商人的角度来看,如果一个生意应该赚100块,而最后做完却只赚了50块,那么对这个商人来说,恐怕应该算是赔了50块吧~

虽然就连张向东也在朋友圈替大家对豌豆荚的失败抱不平,但商业毕竟是商业,从估值最高15亿美元到最后以2亿美元贱卖,豌豆荚恐怕实在是说不上成功。更何况,在这其中,有多少投资商也是这场失败生意的注脚。

7月5日,豌豆荚正式宣布,其应用分发业务将并入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以下简称阿里移动),双方已经正式签订并购协议。由此,曾经几度拒绝被收购的豌豆荚终于委身阿里,而根据此前媒体消息,此次阿里收购豌豆荚的价格是2亿美元。

那些猫现在还好么?

“比王俊煜更出名的是他的猫”,这是诞生于2009年豌豆荚刚推出不久之后媒体对豌豆荚的赞美。彼时,作为李开复和创新工场最“宝贝”的项目,豌豆荚给整个互联网注入了最小清新的空气。

在产品上,豌豆荚抓住了智能手机普及时期与电脑连接的红利。虽然当时的91手机助手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影响力上,都高于豌豆荚,但是凭借简洁、清新的设计,豌豆荚迅速成为了市场和用户的宠儿。有数据显示,截至 2013年7月底,豌豆荚用户规模突破两亿,收录不重复应用超过 65 万,应用每日分发量超 3500 万,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的应用商店;

而在公司里,因为“谷歌元素”的融入,让豌豆荚几乎成为了最令互联网人艳羡的公司。几十只猫在宽敞的办公室走来走去,遇到没有雾霾的天气就任性放假,公司各种零食、饮料随便享用,每个员工都被称为“豌豆”,虚幻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创业的公司。

在当时,豌豆荚就如同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让人们对其充满了希望。

然而,一切幻象的破灭要从百度19亿美元收购91手机助手开始。就算把最坚定的灵魂跟成堆的黄金放在一起,无论怎样,就会在那个灵魂中激起一些涟漪,更何况是那些本来就需要养分的“豌豆”。

展开全文

要知道,当时的BAT还在汲汲寻找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在当时就有传言,腾讯和阿里分别开出了15亿美元的价格寻求收购豌豆荚……同样是10亿美元的巨额现金、同样是高管和员工们的转手套现,但是豌豆荚的决定是,放弃!

或许是因为豌豆荚在当时有着足够的资本吸引力——在2014年,完成了总额为1.2亿美元的B轮融资,估值10亿美元——豌豆荚或者说王俊煜仍旧驰骋在豌豆的世界。记得当时王俊煜在91助手买身后表示,“即使别人能用更少的用户卖出天价,也跟我们没有关系——既然你们所追求的地平线上的那座高山,并不是同一座。”

就这样,从2014年开始,王俊煜带领着他们的豌豆们,开始爬他们梦想中的那座高山——虽然它可能压根都不存在。在这里,我最想知道,阿里收购后,豌豆荚的那些猫还会在么?

一个错误的判断

当时支撑豌豆荚选择不卖的底气还在于曾经在谷歌就职的王俊煜对于移动搜索的期望。

王俊煜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描述过他眼中的移动搜索,“移动内容搜索和我们熟悉的PC桌面搜索有颠覆性的变化。PC端的搜索是我们想去一个网页或网站,要先输入一个关键词,搜索引擎按关键词索引,把目标网页或网站抓过来,进行分析和排序后反馈给你。而在手机上,‘内容’多数不是以网页而是以应用来呈现的,而各种应用之间没有链接,所以你不能像以前那样把所有东西抓回来,你必须用其他方法解决问题。”

豌豆荚最早用于实现这种内容搜索的方法是从视频搜索着手,当时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在于视频版权红利的到来使得各个视频网站拼命砸钱买版权,使得热门视频分散在不同的视频网站里。豌豆荚采用的方式基于跨应用搜索的理念,通过搜索各个视频网站的内容反馈给用户。

但这种内容搜索的方式在实际场景中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一方面是从视频版权,花了大价钱的版权费做起来的视频网站,很难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他们给自己增加一个上游入口,百度曾经试图用百度视频作为搜索的入口,遭到了视频网站的集体轰炸;另一方面,视频网站本身自带的全网搜索功能,让豌豆荚这样搜索的功能有点鸡肋。

之后的2015年,豌豆荚曾围绕应用搜索业务孵化出了豌豆荚一览、Snap效率锁屏、开眼、Snap Tube等多款产品,甚至采用分拆的方式让这些产品自主发展,但最后都不温不火。

织梦58广告位
上一篇:没躲过巨头的豌豆荚,背后是第三方应用市场的
下一篇:豌豆荚确认并入阿里移动 双方并未透露具体金额

您可能喜欢

​警花:秋卷

​警花:秋卷

​杨元庆:互联网概思维被夸大

​杨元庆:互联网概思维被夸大

​铭记党报人责任和担当

​铭记党报人责任和担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