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留给谷歌云的时间不多了
织梦58广告位

留给谷歌云的时间不多了

2月底的时候有消息称,谷歌云将收购总部位于硅谷、在以色列也开展业务的小型云端数据迁移公司Alooma。与去年收购云基础设施迁移公司Velostrata的条件类似,Alooma的新客户只能迁移数据至谷歌云平台,不能再接触亚马逊AWS或微软Azure。谷歌云CEO库里安也明确表示要加码投入了。

当前可以看出,谷歌云挑战的亚马逊与微软的火药味很浓,眼看着亚马逊与微软的云业务风生水起,谷歌在云业务上焦虑了。

2006年8月,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就首次提出云计算概念,但今天这个的战场成为了亚马逊与微软两大巨头的战争。

在最新财报中,Google 没有对外披露云业务的营收数据,称价值 100 万美元的云业务合同比去年翻了一番。但是业内人士都清楚,谷歌不愿披露云业务的数据,是因为它拿不出手。

目前云服务业务排名上,谷歌屈居第五,根据Synergy Research数据,2018年的第三季度,谷歌云仍然落后于 AWS、微软,甚至落后于IBM。根据Canalys的给出的数据,谷歌只占据了云计算市场的8%份额,微软的一半,亚马逊的四分之一。

留给谷歌云的时间不多了

根据研究机构IDC公布的2018年数据,在公有云市场,谷歌甚至被阿里云超过。而IBM在收购 Red Hat之后,成为多重云和混合云市场的领导者,IBM都有与谷歌拉开差距的可能。

后知后觉的谷歌已经醒过来,一个信号是,谷歌资本支出的增速加快。其财报显示,该公司在整个2018年的资本支出增长了102%,高达251.4亿美元,创下了四年以来的最高增速,这些资本支出主要用在了投资技术基础设施上,包括数据中心和设备,而数据中心的扩展的主要目的是发展其云计算业务。

谷歌CEO皮查伊表示,关于谷歌云,我们在全球已经有超过5000位签下多年合约的大企业客户,这是我们需要专注的业务。并且发表博客称,Google 将在 2019年投入130 亿美元,在遍布全美的 14 个州投建数据中心。从这里我们看到谷歌开始将云业务提到了空前的战略高度,要准备打一场硬仗了。

对云业务的忽视,给了微软亚马逊时间窗口

谷歌虽然最早提出了云计算概念,但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犹豫不决,错失先机,而亚马逊2006年就已经开始布局,微软在2010年2月推出了Windows Azure平台,而谷歌直到2013年底才发布了谷歌计算引擎——谷歌云计算的核心组件。

但2013年布局云服务其实也不算晚,但关键谷歌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依赖广告业务赚钱来的太容易,形成了路径依赖,谷歌并未向亚马逊与通过组织架构的调整将云业务提到战略核心地位,而相反的是,微软与亚马逊很早都开始这么做了。

也就是说,谷歌对云业务的重视程度不够,给了微软与亚马逊很长的时间窗口去布局。

我们知道,过去微软是围绕着Windows系统服务与个人计算机用户转,而微软的做法是削弱它在个人计算机、智能手机层面的消费级基因与业务,调整组织架构调整——而当时微软的组织架构,它的业务分为五块,五块业务就像五个小公司,各自有各自的销售、营销与财务部门,互相割裂。

它当时这场组织架构调整,其实就是将云服务与AI、生产力与企业服务的地位拔高,并形成内部的协作系统。

微软利用了它在全球企业界IT系统强有力的主导权与基础设施以及大数据优势,将其及时转化为云服务业务。将Windows和Office工具软件等产品的个人和企业用户转化为自身在云服务市场的用户。

这与亚马逊当年的做法何其相似,早在2000年前后,亚马逊要所有团队都必须以标准化的、系统化的方式相互协作,一切围绕着AWS来运转,这一方面是打破了部门之间的割裂,一方面是将云服务放到战略重心地位。

从后来来看,Azure成为微软云服务中的明星产品,一直保持着90%的季度增速。2018财年第一季度微软云服务营收达到200亿美元,首次超过总收入的20%,其中,Azure云服务收入增速为93%,首次超过Windows,微软的2018年第四财季数据,微软商业云收入增长53%至69亿美元,占整体营收的22%。

目前微软Azure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公有云服务商,形成从IaaS到PaaS到SaaS一套完整的云生态体系。微软打破了自身的旧有路径依赖,在云服务与AI的双驱动下,面向企业级服务与物联网等产业领域扎根已深,建立了自身的壁垒与护城河。

但谷歌后来也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但它却并未将云服务市场提到核心地位,它依然依赖搜索业务的广告来盈利。

谷歌成功是源于技术,云计算的掉队或与沉迷技术相关

织梦58广告位
上一篇:谷歌人事连续动荡:云计算业务举步维艰
下一篇:三坊七巷 古韵悠长(北京世园会风采)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